七月

早安吻



尹柯回到家的时候是早上七点。

在听到沙婉开口说想他的那一刻,尹柯就抑制不住想要飞奔回家的念头。无奈他是乐队的主唱,无论如何也不能提早离开。

往后两日的电话里,小女友再也没有说过同样的话,只是自然地和他交换着彼此的日常。手机里她的音调又绵又软,随便一个语气词都能听出撒娇的味道来,他却无比想念她在身边时拔高了声音闹他的样子,以及前两天那闷闷的,有些苦恼的一句想他。

所有的事情在昨天晚上就已经收了尾。可当他拎着行李想连夜回家的时候,却被告之所有交通都瘫痪,只能阴着一张脸回到了团队住宿的地方。现在回想一下自己的表情约莫有些恐怖,吓得其他队员兢兢业业地陪他打了一整晚的德州扑克,直到今早他出发坐上最早的一班车。

其实其他人到达的时间只落后了三班,原计划也只安排到午间的聚餐为止,可他实在不想迟一分一秒见到她。

风尘仆仆地回到住所,室内如他所料一片安静。客厅里有她从卧室带出来的两个抱枕,七扭八歪地横在沙发上。家里稍微乱了些,又能看出她装模作样象征性收拾过的痕迹。她似乎还没有醒,虽说随便进入女生的房间不太合适,他还是轻轻迈入她的房门。

然而沙婉并没有如他所想的像一只虾米一样蜷在床上。

他意外地扬了下眉。她不在。

在这样的时间里,沙婉却不在房间。尹柯顿了下,连细细思索都没有,转身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他的房间与他离开时并没有多大区别。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大抵就是床上的人了。他放缓步伐靠近床沿。依旧是蓝色花纹的被褥和床单,不规则的褶皱间悄然藏着一个熟睡的少女。她散开的头发长的过分,垂在枕间脸侧。如他所料地侧在一边,整个人缩成一团。

尹柯看着不知为何躺在自己床上的沙婉,没由来的喜爱不可遏止地翻涌而上,让他的笑容显得有些傻。她并未察觉到他的靠近,仍然保持着先前的姿势。一只藕白的小臂从被单里伸出来,攥着枕头边的小角。她的睡颜很是宁和,像是初生的婴儿一样不设防,垂下的眼睫和微扬的唇角又如同含苞待放的花。

他仔细地凝视着她的脸,胸腔里涌动的都是温柔,满的快要溢出来。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毛毛躁躁的,和平时打理过后柔顺的手感大相径庭。可就算如此也让他说不出的中意。见小女友没有要醒的迹象,他变本加厉地用手戳了戳她的脸颊,索性又轻轻地捏了一把。

为自己恶作剧一样的幼稚行径感到汗颜,尹柯终于收手,掩饰性地轻咳了一声。

伴随而来的是沙婉嗫嚅着揉了揉眼。

他赶忙噤声。又觉得这样的自己有点好笑。小女友并没有醒来,懒洋洋地翻了个身便沉沉睡去。她似乎觉得攥着枕边还不够,将面前的被子当做抱枕一样裹了起来。

“到底是梦到什么才能睡成这么一副幸福的样子啊…”他看着她满足的神色,不由得暗自腹诽。

看了一眼时间,堪堪七点半而已。俯身在沙婉的额前印上一个吻,他低声道。“晚安,小婉。”




沙婉醒来的时候,门外有熟悉的水流声。她敏锐地捕捉到尹柯已经回来了。疑惑地将目光投向手机,在她的印象里,他应该是两点过后才会到家的。

来不及细想,她拖沓着拖鞋想从尹柯的房间里跑出去找他。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又放慢了脚步。她睡在他房里的事情他一定是知道了吧。沙婉的脸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一夜的睡眠让她有些口干舌燥,舔了舔嘴唇,果然有些烫。

她只是有些想他,又有些怀念和他彻夜长谈共枕而眠的安心感,才会在昨夜下雨时心虚地钻进他的房里。却不想他提前回来了,该是把她难为情的举动都看了个清楚。

磨蹭着挪到厨房,果然看到尹柯下厨的背影。流理台侧对着窗户,明亮通透,能看到他如同被光线削出来的腰线。他低着头,浅褐色的短发下露出一小节后颈,掩在干净的衬衣领子里。沙婉默不作声地走过去,倒也没有放轻脚步。

“小婉?”尹柯没有回头,只是稍稍别过脸。

她不回答,只是静静环住他的腰身。悄悄抬眼去看那个侧脸,他的眼睫之上似乎盛着日光,顺着高挺的鼻梁勾勒而下,在唇角镀出了一个温和的笑。他的肩膀很宽,后背也很暖,让她想一直圈在臂中。虽然比起抱枕来不那么柔软,却更加可靠。

“我就抱抱你。”察觉到他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她终于闷闷地说。

尹柯只觉得心里微微一动,像是碰到牵动神经的某个关节,让他周身都酥麻酸涩起来。他本想在她醒后开玩笑地揶揄她像个小孩子一样睡在自己房里,再在她羞得满脸通红有些愤懑的时候告诉她他很开心她会这么做。可这个拿了纯真徽章的小姑娘,明明平时很爱逞强又嘴硬的,此时却这么直白而坦率地表达了对他的依赖。

他竟然会对此感到不妙。

——真是太糟糕了啊。他看着她的头顶心,眼中全是无可奈何。

将手里的物事放下,尹柯细细地洗净了手。末了他转过身,让眼前的小女友不得不抬眼对上他的目光。似是刚睡醒的缘故,她的唇色不像平时浅浅的樱色,倒是更加明艳的绯红,连带脸颊也是。

他们的对视没有持续很久,不如说根本就只有一瞬。反客为主地将眼前的少女迎面圈入怀里,尹柯垂首吻上她。

唇间的触感和气息甜蜜又熟悉。尹柯在心底漏出一声叹息。

——你这种表情、会让我除了这件事,什么也不想做啊。

——早安啊。我的小姑娘。


<< 早安吻 FIN.

相隔两地的电话



被窗帘缝隙中的日光来回晃过双眼,沙婉不情不愿地翻身而起。房间很静,不知为何连平时室外车水马龙的喧嚣都好像停止了一样。她揉揉眼睛盯着映在被子上的幢幢晕影,总觉得此时该有些什么响动才是,就算是恼人的蝉鸣又或车鸣也好,而不是这么静的。

沙婉有点轻微的低血糖。她坐在床沿茫然地盯了会儿空气中攀附着的细小浮尘,才想起按亮手机锁屏——已经十一点了。

她奇怪地咦了一声,恍惚间想着似乎少了点什么。

直到注意力被床头柜上的纸笺吸引,她才猛然意识到,尹柯去参加为期三天的社团集训了,出发的日期大抵就是今天。

是了。平时这个时间,她早就应该吃过他准备的早餐了。

她会在厨房传来香味或是簌簌的水流声时悠悠转醒,又挣扎着用被子蒙住头。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尹柯规律的敲门声笃笃响起。即使是装睡也会被他毫不犹豫地拆穿,然后再被他蹩脚的冷笑话勾引着露出脑袋吐槽,换来头顶上大手一抹,把惨不忍睹的头发揉得更乱。

然后会怎么样呢?大概是自己佯装发怒地打他,被他四两拨千斤地笑过去吧。

意识到自己走马灯一样闪过的思绪,沙婉掩饰似的把目光放在了眼前的字条上。

[小婉,厨房里有准备好的早餐。不管多晚起来一定要记得吃。醒了给我电话,我会接。]
沙婉哑然,什么叫‘我会接’?真是奇怪的用词啊。像他笔迹的线条一样生硬来着。

将留言收好压在相框下,她还是决定洗漱完之后乖乖地去吃饭。实际上,她在美国正正经经坐下来吃早餐的次数简直屈指可数,经常是从超市包装袋里扯出一片吐司,连放入烤面包机加热都不愿就叼着跑去上课。回了国内之后托尹柯的福,原先她有些过分瘦削的脸颊也饱满了点——好在尖下巴还在。

看了下镜子里的自己,她点点头,对于自己气色和容姿上轻微的变化很是满意。

一边刷着Twitter一边磨磨蹭蹭地吃着早餐,她暗自想着如果对面坐着尹柯在的话,大概会出其不意地把她的手机没收了再说教一番。她就会不满地鼓起腮帮子加快速度解决掉眼前的食物,再讨好似的将双手捧到他面前。然后他就会……

想到这里她一下子愣住了。为什么她老在脑海里演练他在的场景呢?她甚至能构想出他清澈的瞳仁里会闪过怎样的无奈或是宠溺。还有他用手抚摸自己头发时的力道和指尖的触感。以及他心情好时会先抿一下薄唇忍住笑,再低头微微勾起嘴角。

天啊。现在连他颈间一颗小痣和袖口随意松开的纽扣都跑到她的思绪里来了。

沙婉嗷呜一声,连杯盘都顾不上收拾,逃也似地奔回房间扑倒在了床上。她使劲儿拿脑袋蹭着枕头,又啪嗒啪嗒地来回摔腿,好像这样就能转移注意力一样。

今天果然静的非同寻常。静到她能听清楚自己的心跳。

半晌过去,床被间伸出一只胳膊,素白素白的手攥着素白素白的手机。末了又露出一个脑袋,顶着一头栗子色的乱毛,和有些可怜兮兮的苦闷表情。

翻身仰面盯着天花板,沙婉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她举起手机点开通讯录——对,她还没记住尹柯的号码,邮箱地址倒是记得很清楚。拨号界面显示出来的时候她有点忐忑。要是他在忙怎么办呢。如果他没接怎么办呢。她迫切地想要听到他声音的心情,会不会就在嘟嘟嘟的提示音中一点点消退下去?
“喂?小婉?”尹柯的声音传了过来。有条不紊的,比平时面对面时微低一些。

电话似乎在打通的那一瞬间就被接了起来,连第一声等待铃都没有响起。沙婉眨了眨眼。好像她的心还没被吊起来就已经安然放下了。毫无准备地听到了他的声音,竟然反而让她无所适从地呆住了。

“小婉?”

“诶、啊啊、我在。”她赶忙应了一下。

“吃过饭了吗。”尹柯问,“看来我低估了你起床的时间。——哦,可能还弄错了你的属相。”

“什么啊!我、我早就起来吃饭了哦!”沙婉着急忙慌地抢白,隐约间听到了他喉间没藏住的一声轻笑。她又恼又有些不知名的雀跃,“你很闲吗专门和我打电话拌嘴!”

“有点忙。在开会。”他的语气很平常,顿了顿补充道,“想听听你的声音。”

喂喂喂。不要用讨论天气的口吻说这种让人害羞的话啊⁄(⁄⁄•⁄ω⁄•⁄⁄)⁄ 沙婉又把脸埋进了枕头里,声音显得嗡嗡的,“诶,那你这时候接电话没关系吗。”

“没事。”他轻咳了一声,“而且我坐在最靠近门的位置,很方便。”

“……你接的好快哦。”沙婉坐起来靠上床背,捞过抱枕放在蜷起的膝盖上。想象着尹柯偷偷摸摸跑到室外的样子,嘴角的弧度都快藏不住。

“是吗。”尹柯微微笑了下。在沙婉的想象中,他大概是将单手揣在兜里,游刃有余地靠在某处吧。“不是答应你会接吗。”

“诶?”不甚明白地应了一声,她觉得这两者似乎没有什么关系。

那边的人并没有在意她的反应,只是接着说,“不管多忙我都会第一时间接的。”

沙婉沉默了。她想起她以为生硬的留言,还不满于他领导知会下属一样的“我会接”,原来在那个笨蛋的世界里,一百分的情话也能被省略成这样的。
明明觉得好笑,又觉得他别扭的表达让她心里一动。

“我不能离开太久,确定你吃过早饭就好。不过马上也要中午了,不要随便应付了事。”他自顾自地叮嘱,镶了磁的声音不紧不慢地从电话里传来。沙婉甚至想到了她爱吃的棉花糖,绵绵密密地将她整个心都缠绕了起来。

“尹柯。”她喊。

“嗯?”尹柯停了下来。

“我想你了。”

似是没有料到,尹柯难得地怔忪。末了他一字一顿地回应,很是郑重,又比任何时候都温柔,“……我也想你。”

沙婉在抱枕上蹭了蹭自己发烫的脸颊,耳边垂下来的头发被手指绕了一圈又一圈,“我知道的哦。”

“等我回来。很快。”

“好。”她望了望窗外露出一个笑。

似乎有了蝉鸣。

<< 相隔两地的电话 FIN.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隔天以邬童为首的五个人轰轰烈烈地带着大包小包占领了尹柯家的客厅。
沙婉甚至还没来得及提醒他们一次性拖鞋的位置,几人就已经赤着脚蜂拥而入。

她愣愣地看着邬童从背包里拿出了两罐喷雪,刚想发声询问就被唐缇轻轻推搡到了屋子的主人身边。被男友扶住堪堪站稳了身形,就被栗子和班小松坏笑着又糊了她一脸奶油,就连闪避不能的尹柯也未能幸免。挣扎中她微弱的抗议也淹没在焦耳手中的彩条礼花迸发出的炸裂声里。

“尹柯沙婉——新—婚—快—乐——!”五个人一起热切地喊了出来。

“……诶诶诶诶?!”紧接着爆发了更为激烈的质疑。

“新婚是什么鬼啊班小松!”

“啊啰嗦邬童你自己不也跟着喊了!”

“喊的不对——!重来啊!”

“喂喂还能不能行了啊你们……”

“………”满脸奶油的沙婉目瞪口呆地注视着眼前手忙脚乱的几人。场面似乎有些失控,就着到底是谁最先喊出[新婚]这个词眼展开了水深火热的争论。好半天事件中的女主角才反应过来,他们大概是想要为自己和尹柯庆祝来着。

地面上喷雪的碎屑和五颜六色的彩带散成一团,甚至可以说是狼藉。朝同样满头黑线的尹柯投去了一个试探的眼神,他正无奈地看着喧吵的伙伴们,虽然带着嫌弃的表情堵了堵耳朵,眉宇间又都是舒展开的愉悦。

“喂尹柯。”班小松挤了挤眼。

“嗯?”

“你知不道你脸上的奶油超好笑的啊哈哈哈哈!”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还装得满脸一本正经的哈哈哈哈哈不行了hhhhhhh!”

“……”

场面陷入了进一步的混乱。



笑闹过后在场的男生们无疑一律被尹柯施了压,认命地开始收拾残局。而沙婉则被栗子和唐缇坏笑着拉进了厨房。看一眼后两者脸上大写的八卦二字,尹柯猜想着大抵是恋爱后约定俗成的girls’ talk,只不过理论上的地点从被窝中变成了流理台前。

他的猜测当然是没错的。



“诶诶、就这样在一起了?”与此同时的厨房里,栗子有些不相信地看着眼前的沙婉,反倒是唐缇带着尽在掌握的迷之微笑。

沙婉老实地点了点头。

自己和尹柯在一起之后自然是告诉了女生组的两人,不过其间过程也并未详谈。当被推搡进来然后听到拉门被关上的声音,她就已经预想到自己会面临怎样连珠炮似的‘审问’了。栗子和唐缇的眼睛像是要闪出星星一样,第一个问题就是尹柯在什么情况下告了白。

“真有他的,没想到尹柯居然是个行动派。”看到沙婉的肯定,栗子从咋舌中回过神来,忍不住喝了个彩,“出其不意的告白和趁其不备的夺吻!我以为这个闷骚是更加谨慎的类型呢。”

“在某些地方居然意外的强硬哦?”唐缇捂着嘴笑了一下。

“居然和平时的尹柯完全反过来了。”栗子也坏笑着附和唐缇,揶揄起沙婉。

“说起来,我记得班小松是在棒球赛的庆功宴后超——正式地单独留栗子告白了对不对?”

“没错啊,那么严肃我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呢…什、什么啊!”感到自己被带走了,栗子红着脸摆了摆手,“今天的话题是小婉诶!不要随便扯到我们好不好!”

三个人不约而同地笑作一团。



等到大家都围坐在桌边准备吃饭时已经是晚上七八点。将沙婉与尹柯安排在了主席的位置,余下几人起着哄让两人对于恋爱关系作出总结陈词,被尹柯翻着白眼堵了回去,“我可不记得小松你和栗子在一起的时候有这个项目。”

末了他悠闲地补了一句,“有些话我可只想说给小婉一个人听。”

果不其然看到小女友在一片坏笑和揶揄中红了脸。他满意地对上她娇瞋而视的眸子,将桌下的手覆上了她的。[坏心眼。]她无声地做了个口型,然后他不置可否地扬了下眉。

“噫————”对于两人旁若无人的互动,邬童佯装嫌弃地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惹来众人一致的配合。

意识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这些无良的友人们看在眼中,沙婉的脸似乎更烫了些。



“喂喂,小松你这家伙,就不能不要吃得像刚从少管所出来一样吗。”在捉弄两人这点上找足了乐趣之后,餐桌上的话题也终于开始相对日常了起来。

“啰嗦。小婉你是怎么受得了这个洁癖男的。”当然,也三句不离打趣就是了。“住在一起形影不离啊!简直不敢相信!”

“是你邋遢过头了吧。”

沙婉像是想起来什么,托着腮说,“诶,说到同住我倒是发现,尹柯真的超爱在吃蛋的时候用蛋黄酱,很奇怪对不对?”

“明明是你加酱油和砂糖更不可理喻吧,居然从小到大习惯都这么怪。”尹柯捏了下她的脸,面带无奈地反驳。

众人愣了一下,思绪突然回到了两年前的夏天。在闷热的午休中,好像他们也曾经就这个话题谈论过自己的习惯。对于吃蛋的方式,几人居然不知是巧还是不巧地没有任何一个人与其他人重复。现在看来真是极小概率的事件。

栗子微笑起来,“拜托哦,你们有什么好吐槽对方啦,明明应该加黑醋。”

“胡椒和盐才对吧。”

“酱油才是王道不服吗。”




同样的人聚在一起争论多久前的话题,为什么是这么让人开心的一件事呢。沙婉眼眶有些湿,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对身边的人说,“喂,你那时候对我露出了「这个人兴趣好恶劣」的表情吧?”

“有吗?”尹柯喝了口茶,用杯子挡住了表情。“怎么可能。”

呜哇。事到如今,他才不会说出当时唯恐避之不及的OS呢。至于生活习惯什么的,他还有许多年的时间去发现她更多稀奇古怪的想法。

毕竟他们,来日方长。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Fin.

是小仙女也是小鲜女。❤

浏览过去的相片



刚刚洗完澡的尹柯打开浴室门的时候,看见自家的小女朋友正整个人趴在长沙发上。她光着脚,半掩在睡裙下的小腿有一搭没一搭地往身后上下跷动着,似乎在浏览什么东西,看起来懒洋洋的。
他一边观察她一边拿毛巾胡乱擦了擦头发,随后丢进了旁边的收纳篮。
顺便一提,他纯良而又极具眼力的好哥们班小松早早地就在晚饭过后告了辞。他没什么诚意地挽留过几句,被识趣的班小松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嘛。不过这也正合他意就是。

“小婉。”他走过去轻声喊她,在看到她平放在沙发上的东西后有些哑然,“你在看相册?”

“嗯啊。”正专心致志地研究眼前相本的沙婉头也不抬。

尹柯眯起眼,似乎是对女友漫不经心的态度不太满意。他有些坏心眼地伸手过去,不轻不重地拍了拍她的脑袋。刚刚碰到她的头发,潮湿的触感就让男生微微蹙起了眉。”为什么没吹干?“

“啊…”这次少女仰起了脸,有些心虚地朝他吐了吐舌,“头发太长了,吹起来好累哦。”

“至少吹得半干啊。”他无奈地看着眼前的沙婉,后者正用她亮晶晶的眼睛望着他,眨巴眨巴地扮可怜。“你这样子很容易着凉的,之前不是和你说过很多次?”

“我错了嘛~”她笑嘻嘻的。

从他居高临下的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清楚她浓密的睫毛覆在睑缘。衬上她无辜又湿润的双眼,让人怎么样都没办法责怪她。尹柯认命地叹了口气,将她随便甩在柜子上的吹风机拿了过来。“坐起来。”

“——是!“她耍宝似的坐起来敬了个礼,把双腿缩上了沙发,自觉地背对着他。期间还不忘把没看完的相册放在了膝盖上。

尹柯佯装嫌弃地笑了下,把少女栗色的长发撩过来,打开吹风嗡嗡嗡地吹了起来。

他的动作很小心,机器的距离恰到好处,温度也刚刚合适。沙婉能感觉到他的手来回穿过自己的发间,轻柔地将打了结的头发一点点地拨开捋顺。暗自窃喜他的体贴,她偷笑着抿了抿嘴角。

“所以你为什么看的这么认真?”尹柯的声音在风声下显得有些断续,隐隐约约传进少女的耳朵里。他瞄了一眼她腿上的相册,是她刚来的时候就翻看过的,并没有什么特别。

“这是回忆啊回忆。” 想盖过呼呼的风声,沙婉抬高了音量。

“我听得到。“

“喔。“于是她低下头继续说,“你不觉得看着这些很怀念吗?看这个。”

尹柯顺着她的手看过去。那是一张集体照,连带还有他们的父母。是父亲拍的,是在一次由家长私下里组织的旅游活动。临行时用相机记录下了这一刻,在旅行结束之后,他们每人都洗了一张作为纪念。

那张照片拍摄得很巧妙,镜头明明是对着他和邬童,却又在同一张图上不多不少地框进了其他人。

照片正中是与母亲拥抱的邬童,和欣慰地看着这一切的邬童的父亲。自己则站在母亲身边,笑着朝拿着相机的父亲招手。远一点的地方,班小松站在栗子的身后,将手搭在她的双肩上,面前是他们的父母。再往右边看,栗子环住了妈妈的腰,后者正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焦耳又在鞠躬,好像对父母的感谢永远都说不完一样。而照片的角落里,能看到一个栗色长发的漂亮女正笑容甜美的看向自己。

此时再看到这张照片,那一天的情景才真切地回潮在脑海里。尹柯并不是一个念旧的人,也不会刻意去缅怀。他端详了一下曾经的他们,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小小的沙婉身上。

他并不知道沙婉是用这样甜美的笑容看向自己的。按他以前对她的印象,她大概是个文静的内秀的小女生吧。

如果是那时的自己,稍稍向她的方向侧一下头,会不会被那个笑容永远像阳光一样温暖的小女生给触动到呢。毕竟在这张照片上,她的笑容那么甜美,那么耀眼。

“阿柯?”沙婉看着没有回话的男友,用手肘戳了戳他。

“嗯?”没再继续想下去,尹柯应了一声。当然注意到了称呼的变化,他随意地问,“怎么不叫尹柯了?”

“啊啦啦。关系总是要进步的呀w”沙婉也不掩饰,轻轻地笑了起来。低下头继续翻看每次他们聚会的留影。“再怎么说,我们同学好多年呢。老朋友对吧?”

那么轻描淡写顺理成章。好像当初被他要求直呼名字时面红耳赤岔开话题的不是她一样。尹柯好笑地挑了下眉。看来翻看过去的相册确实是件不错的事情。至少他容易害羞的小女朋友开始意识到,他们真的认识很久很久了。

他将吹风关掉,拍了拍女孩的脑袋。“差不多吹干了,我的老朋友。”

“Thank u~”沙婉笑眯眯的。

如果在那个时候,他回头看她一眼的话,大概这本相册里,会有更多和她的合影吧。尹柯看着她的笑容,有些失笑地想。

>>浏览过去的相片 FIN。

大扫除3


被强制从大扫除的前线卸任,沙婉和班小松打过招呼,问了他的口味走进厨房,准备做些鲜榨果汁来犒劳一下今天的忙碌。

看到厨房的摆设已经被擦得光洁锃亮一尘不染,就连厨具和清洁用品也被摆的有条有理,她不由得脑补了一下尹柯戴着油纸帽卖力地擦着满是污垢的油烟机的样子,然后忍不住笑出声来。

“需要帮忙吗?”也跟着进来的班小松看着她微弯的眉眼,问道,“你在笑什么呢,嫂子?”
“噫!”被他句末特意加重强调的“嫂子”震惊到,沙婉有一瞬间的羞赧,顾不上回答他的问题,指着桌上的水果慌忙掩饰,“那、那就帮我洗一下水果好啦。”

“好嘞。”班小松也不追问,只是心照不宣地冲她嘿嘿一笑。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些日常,流理台上的水声簌簌地响,让沙婉的心情也变得轻快起来。随便说了下明天的聚会之后,话题很自然地回到了交往中的两人身上。男生都不是过分八卦的性子,说起他们的事时沙婉倒也不觉得难为情。

“我起床气的时候,爸爸妈妈都受不了诶,暴躁到不管不顾地就冲人乱发脾气什么的。”她托着头回忆,“结果那天,我居然只是因为自己不太友善就后悔了,而且反而很害怕他生我的气。这是什么道理嘛。”

班小松看着她似乎真的在为自己的反常感到苦恼,有点忍不住笑。沙婉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打开了话匣子一样继续说,“然后啊我发现他给我买了蛋糕,他明明那么不喜欢人挤人的地方啊,居然会为了我排队,当时就心里面就觉得完了完了这样太犯规了。”

“他越那样子对我,我就越怕他真的生气啊。然后他说——”说到这里,女生突然收住了口,脸也腾地一下子红了。小心翼翼地看一眼面前的班小松,后者正忍笑着听着她连珠炮似的倾诉。她有点不好意思地放低了声音,喃喃地说,“总、总之他那个人真的是好奇怪,就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样。是喜欢的人所以不会生气什么的,哪有人这样子告白的啊!”

想到这里她似乎又有些愤愤不平,鼓着嘴象征性地哼了一声。

“已经好啦。”榨汁机里被切成小块儿的新鲜水果吱吱嗡嗡地被打成颜色鲜亮的果汁。沙婉结束了话题,把杯子拿出来摆好,认真地一杯一杯地兑满,将其中一杯递给他。“喏。”

“我去拿给尹柯。”待他接过,她端起另一杯转向客厅。

班小松看着她的背影,回想起刚刚尹柯看到少女在高处时一瞬间的紧张,和少女谈起尹柯飞扬起来的神采,心情也不由得地跟着好起来,“小婉。”

被喊住的少女疑惑地回头。

“下一次,试着喊他阿柯怎么样?”

“啊,,为什么?”

“他会很喜欢的。”
>> 大扫除 FIN.

大扫除2

那边不明所以的沙婉一边嚷着“干嘛啦”一边从男友的怀里挣开来,“我差一点就够到了((٩(//̀Д/́/)۶))!”

“这种阳台上登高的事下次都不要做了。”尹柯一脸平淡地叮嘱,好像刚才的不淡定都不曾存在过似的。他把沙婉一直努力想要拿下来的瓶子递给她,“知道了吗小矮子。”

“小矮子?”站在他面前的沙婉声音拔高了几度,“我哪里矮了,哪里?我有这———么长的腿!”说着她往上扯了扯自己的围裙,不饶人地闹他。

“孩子气。去客厅歇会儿吧。”尹柯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又飞快地移开了目光,把手放在她的脑袋上揉了揉,“这边我来就好。吸尘器我已经拿出来了,最后的地板拜托你可以吗?”

他用了征询的语气,眼里满是温和。

“好。”沙婉应了一声,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虽说是一起大扫除,眼前的这个人根本就没有让她累着。

她去打扫厨房,被他抢过抹布说油腻腻的污渍怎么能让女生来;
她拿着掸子想除去高处的灰尘,被以会落得一身灰为由没收了工具;
她清理卸下来的空调过滤网,又被他嫌弃笨手笨脚打湿衣服而后赶出了洗漱间。
到最后,她也只被允许负责做些收纳整理之类简单干净的工作,喔还有收尾的吸尘。

——他的体贴还真是不坦率。沙婉在心里想。

“你在看什么?”被女友盯得心里发毛的尹柯用手背蹭了蹭鼻子,“我脸上有东西吗?”

沙婉摇了摇头,摆出一脸的认真,“我只是在想,你揉我头发之前洗过手没有?”

“…………”

——真是、让人止不住地喜欢啊。

大扫除



班小松到达尹柯住处的时候,尹柯正在和沙婉大扫除。

门一开就看见尹柯戴着简单折出造型的油纸帽子,见来者是他,半倚着门框环手侧身让开了路。班小松抽了下嘴角,诚惶诚恐地进了屋——他必须得说,尹柯那十分接地气儿的纸帽再配上狂霸酷炫拽的一挑眉,一张俊脸简直滑稽到不行。

“所以你是邬童他们派来的?”

“不要拆穿嘛。”班小松嬉笑着回答,面前的人果不其然露出了一副“真是麻烦”的神情。“谁让你和小婉一声不响地谈起了恋爱,栗子邬童他们让我务必来采访一下你的获奖感言。”

“获奖感言?”尹柯重复。

“尹柯那个混蛋居然近水楼台拐走了我们可爱的班长大人,真是便宜他了——”班小松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转述了栗子的话,“看来明天的聚会你不会好过啊,哥。”

嘁。我们?已经是我一个人的了。
尹柯不以为然地在心里反驳,施施然地给班小松倒了一杯茶。

回身瞥见阳台上的沙婉正垫着凳子拿柜子顶层的瓶瓶罐罐,身子已经是向前倾的状态,看起来重心整个放在了攥住柜沿的左手上。她下意识地踮脚去够,似乎还是有些吃力。尹柯放下手中还未递出的杯子,直接就不见了身影。

下一秒人已经出现在了阳台。

“Wow~”班小松顺着他的方向一望,忍不住在心底吹了个口哨。看着眼前将小女朋友直接拦腰抱下还附赠转个圈儿的好哥们,他坏笑着小声揶揄,“简直想把他担心的表情拍下来给栗子邬童他们看看。”

做饭



沙婉和尹柯开始交往了。

这件事不管过去多久都还是没什么真实感。
确定关系的隔天,沙婉曾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追问尹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的,后者挑眉思索了半晌,最终看着她无话。再问就被那个腹黑的混蛋拐着弯儿硬生生带走了话题。

一想到自己被尹柯不费吹灰之力就轻松拐到手,沙婉依旧咬牙切齿地觉得悲愤难平。拜托,一个吻就让你七荤八素晕头转向,你到底还有没有节操啊真是弱爆了!好歹……好歹也要磨他个十天半月让他感受下喜欢一个人的忐忑啊。
她使劲地切着案板上的土豆,一副不知道在跟谁较劲的架势。

那边尹柯则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身穿粉色围裙的少女。她栗色的长发随便束成了不高不低的马尾,发梢随着动作来回轻扫着白皙的脖颈。再往下是腰间系得有些可笑的小蝴蝶结,和睡裙下修长的双腿。

嗯,很美的风景——如果不算表情的话。

看着小女友微眯的双眸和紧咬的嘴唇,尹柯几乎要以为此时在她刀下的正是他自己。聪明如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迈开长腿走过去,他轻轻从身后环住了那个兀自生闷气的少女,“小婉,你切的是土豆块,不是土豆泥。”

男生的气息喷洒在耳边,沙婉手一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背后紧贴着他心脏的位置。那双漂亮的手正交织在她腰间,让她全身的神经都莫名地紧绷了起来。停顿了好一会儿,她才如梦初醒地嗔道,“你、你有意见你来啊!”

“呵,我想吃你做的。”尹柯明显感觉怀中少女的身体在他说完那句话后微微一僵,确认似的更靠近了她一点,不出意外地注意到她隐约发红的耳根。他浅浅一笑,放低了声音揶揄,“耳朵,红了哦。”

“——!?”他的嗓音本就好听,刻意沉下去的时候像是镶着一块磁,让她的心都无法扼制地跟着共振起来,挠得人痒的难耐。像是受了惊的兔子一样挣了几下,却发现自己完全被圈在了身后人的掌控之下。沙婉有些羞恼,抬起脚就踩了下去,却还是在最后放轻了力道。“你、你快让开啦!”

可恶!到底是谁说他冰山死相面瘫脸恋爱也是大木头的啦!明明、明明就是个恶魔啊——

比起跳脚的沙婉,男主角倒是气定神闲游刃有余的样子。他像是对被踩的事实毫不在意,反而趁火打劫地在她通红的脸颊上印了一个吻,然后赶在小女友握紧手中的刀前放开了她。

“喂——”

“一起吧。”还没来得及兴师问罪就被堵了回去,只见罪魁祸首轻巧地挽起了袖子,露出了匀称的小臂。他挑了挑眉,没让她看到自己唇角刚刚藏去的玩味。

“……”突然正经起来的尹柯让沙婉有种被白吃了豆腐的无力感,她将胡萝卜丢给他,对着他转身的背影发泄似的狠狠比了个中指。



然后被扭头的尹柯逮了个正着。



“…………”
“…………”



五分钟后准备午饭的过程重新步入了正轨。两人都是擅长料理的人,分工起来也有条不紊。遥想栗子和小松那一对,两人都是厨房杀手,断然不会出现这样两人心照不宣执刀掌勺的场景。

尹柯一边将配菜闷上锅,一边回忆起第一次听小松说沙婉擅长料理时自己惊诧的表情,在他的印象里,这个娇气的小女生该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未曾想到居然会喜欢捯饬这些。

然而更令他惊喜的,不外乎她在音乐上的天赋。两年前的聚会上,将头发染成了金色的沙婉在众人环坐的中央唱了一首歌。那时的她微微闭着眼,长睫轻垂,清甜空灵的嗓音像是缠绵的水,潺潺地从翕张的唇间流淌而出。那么美好,美好的像是一幅画……

他承认他被那个眉目美好的少女吸引了全部的注意,所以之后在听到小松嬉笑着称赞她唱歌一如既往的好听时才会不由自主地追问——原来她经常私下里和栗子小松在KTV聚会唱歌嗨到天亮。她的另一面,自己却未曾发现过。

不知为何这个认知让他不那么舒服,就像原本饱满的气球被扎了一个几不可见的小洞,从某个地方一点一点无力地瘫软下去。她还有多少是自己不知道的?突然生出的想法像是一个挣不脱的网,毫无头绪地困了他许久,直到她从美国归来。

他不会告诉眼前这个正在认真地浇着汤汁的少女,从栗子的电话中听到“沙婉”的时候,他心底不知名的地方,好像没由来地……雀跃了那么一瞬。

“尹柯?”他思绪中的人转过头,娇艳得像是含苞待放的花。

“嗯?”

“要不要尝尝看?”少女白瓷似的手拈着白瓷制的勺,轻轻吹去了袅袅的热气。氤氲之中她的面容模糊不清,印在少年清亮的眸里。

“好。”微微倾身过去,他将她喂来的食物送进嘴里。

女孩子半仰着头,像是在等他的评价,微微湿润的眸子澄澈清亮。突然就有吻她的冲动——他也确实这么做了。感觉到她生涩笨拙地回应,他不由得从唇齿间漏出一声浅笑,停下来凑近她的颈窝,“小婉,我忘了说,你脸红的样子很可爱。”


果不其然被小女友红着脸赶出了厨房,门砰地一下关上。
尹柯不紧不慢地回过身,看着紧闭的房门无声地扬起唇。



——傻姑娘,我比你想象中,更早爱上你。
<< 做饭 Fin.

一方的起床气2


“——?!”他刚刚……说了什么?沙婉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眸子。尹柯静静地注视着她,好像丝毫没有觉得刚才的话有何不妥。

看到喜欢的人不开心哪里还顾得上生气。
看到喜欢的人不开心。
喜欢的人不开心。
喜欢的人。


——喜欢。
——他说的是喜欢。

沙婉迎上他的目光,那双深海似的瞳仁里映着自己怔忪的脸,一时间好像空气都静止。她不敢说话。那句话一直在自己的耳畔回荡,衬着他不疾不徐的语调和清冷好听的声音,那么猝不及防地敲打进胸腔里。

凉风骤止,蝉鸣不再,心跳声铺天盖地。

“你说……什么?”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却不敢自信地问出来。她几乎觉得他面前的她胆小得不可思议,明明前不久才耀武扬威地发誓如果他不喜欢自己就要他好看,却在这一刻被忐忑的心情冲刷干净。

她本该是骄傲的公主不是吗。想到这里,沙婉懊恼地扬起下巴,站起来固执地俯视着那个始终淡定如一的少年,好像这样就能拿回主动权。她定定地望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再说一次。”

“呵。”他略微抬起头,迎向女生灼灼的目光。她居高临下,眼神清亮,脸颊在阳光下熏染成象牙一样的白色,却在耳根处隐隐透出些绮丽的绯红。尹柯露出一个好整以暇的浅笑,微微眯起星耀般漂亮的眼,突然就生了些逗弄她的念头,“我说了什么吗?”

“喂——”她果然颦起了秀丽的眉,咬了下藕粉色的薄唇,“你到底——”

眼前突然一黑。让沙婉的后半句话都断在了一片温热的呼吸里。

——?!

似乎从喉间露出了一声轻笑,尹柯保持着安坐的姿势,直接伸出手蒙住了女生漂亮的眸子。几乎是同时,他颀长的身躯迎向被掩住双眼的少女,下颚微抬将唇印上了她的。

他的动作太快,她的思维根本来不及。

——发生了什么?

沙婉几乎不敢相信当前的情况。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她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感觉到手掌的温度附着在自己的眼睑之上,然而唇上温润而柔软的触感,却让她的脑海霎时间空白成一片。

那是……

心跳的声音让她忽略了火速燃烧起来的脸颊,那无疑是人的嘴唇。她紧紧撑住桌面,想挣开眼下被动的境遇,却感到有人轻松地扣住了自己的肩膀。

——尹柯。

嘴唇与嘴唇轻柔地触碰让她无所适从,她能感觉到他柔软的舌尖描绘出自己的唇形,温热的吐息近在咫尺,一次又一次拂在自己滚烫的面颊上。失去了光源让她的感官尤其敏锐,她甚至觉得尹柯每一次缱绻的亲吻都颤动撩拨着她的心尖,使她不可遏制地贪恋上彼此亲昵的辗转。

阳光镀下旖旎温柔的剪影。漫长的吻忘却了时光。

尹柯贴着少女的耳畔,她紊乱的呼吸还未平复,脸颊的温度高的惊人。他轻轻将她一带,让她无力地跌进自己的怀里。一时间仿佛心跳都交错可闻,他靠近她的颈窝,轻轻地说,“起床气,消了吗?”

“混…混蛋。”她紧紧攥住椅背,呼吸间都是未散尽的甜腻。她的初吻,明明连像样的告白都没有,就这样被毫无预兆地夺去了。她想对着尹柯的肩膀狠狠咬下去,或是立刻推开他的怀抱,却无论如何都不舍得。有些矛盾的欢愉让她的双眼蒙上一层雾,“尹柯,太狡猾了……”

“我喜欢你。”感觉到女生委屈的声色,尹柯抚平她的眉心,他到底无法接受这张脸庞上露出哪怕一点难过的神色,忍不住低叹了一声,“我喜欢你,沙婉。”

趁着她呆愣的空余,他吻上她眼,“我不会生你的气。”

“这样的起床气,再来多少次都可以。”

【喂喂你是想说来多少次都会以吃豆腐结束吧魂淡! = =
<< 一方的起床气 Fin.